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wd1950的博客

让我们一起守望幸福

 
 
 

日志

 
 
关于我

读了书,学到了知识,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做过工,懂得了劳动的光荣。当过芝麻绿豆官,了解了权力的重要,下过海,才知道创业的甘辛,同时也收获了成功的喜悦。我最欣赏和敬佩那些依靠自己的努力取得成功的人,最看不起那些依靠不正当手段钻营取巧而取得“成功”的人。我最敬重那些有真才实学的人,最鄙视那些满嘴空话,不学无术的人。闲来无事,喜欢上网,看看新闻,会会博友和Q友,交流一下情感和对人生的感悟。网上交友已成为我人生一件不可或缺的最重要的亊情。在此,谨向博友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和诚挚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曲线之美: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2014-07-04 18:13:55|  分类: 曲线的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编辑/雨浓

陈丹青的身份原本是艺术家,但一年前的辞职风波让他在艺术圈外赢得了广泛尊敬。皇帝新衣的故事给了这个时代最贴切的注脚,人人都看到了研究生教育的衣不遮体,陈丹青偏偏选择了像孩子一样坦诚己见。

一年前,媒体曝光了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任教5年的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陈丹青的辞职报告。当时,被艺术类考生普遍视为畏途的英语和政治考试,已经让陈丹青连续4年招不到一名合乎要求的硕士生了。辞职事件,让这位最具知名度的艺术家再次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大概和他曾经做过自由画家并有过多年域外游学经历有关,陈丹青一直主张学艺术的人应该自由并自然地面对艺术这件事。在他看来,艺术学习是由无数具体而微的过程组成的,无休止的追问,画布上的实践,观念上、感觉上、心理上的探讨……都是一个艺术家成长的要素。“所谓的艺术教学其实是一种师生之间的共同实践,彼此辩难的互动过程,是在不断的交谈之中,提出问题,期待启示……”陈丹青说。

面对标准化、数字化、程序化的学院教学体制,陈丹青只能在自己的教学感想中发出“一声叹息”:“五年期间,我的教学处处被动而勉强,而光阴无情,业务荒废,我亟盼回到画架前独自工作,继续做个体艺术家……”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去年他的《退步集》出版,收录了陈丹青在清华美院的一些美术作品评议和关于艺术教育的言论。陈丹青不能认同现行人文教育体制,一再炮轰并提出意见,而不管愤怒中陈丹青的言辞有多么激烈,他对于艺术教育改革所寄予的希望、对于艺术青年的爱护和期待值得敬重。
 
陈丹青为什么辞职二十七年前,陈丹青远比今日千万名青年学子“幸运”:当他投考“文革”后中央美院第一届油画研究生时,当时的教育方针是“多出人才,快出人才”,切实贯彻“择优录取”的招生政策。那年,陈丹青以外语零分、专业高分被录取。他在外语考卷上写下“我是知青,没有上过学,不懂外语。”随即交卷,离开考场。由于当时全国艺术类专业毕业生不颁发学位证书,所以,博导陈丹青至今没有学位,只有小学毕业证和研究生毕业证。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对于艺术学院开设“美术学博士生学位”,陈丹青问:什么是美术学博士生?什么是考量并检测艺术博士生令人信服的标准?由谁界分艺术与史论博士生的异同?最后,谁有资格当美术学博士生导师?这些问题,身为“博导”的他,始终没能找到答案。有一点他倒是很清楚:外语不及格,毕业论文不满8万字,断然拿不到博士学位。他注意到:当下学院的种种学位只是谋饭碗的手段。对此他表示非常理解,因为他理解中国的现实。而当网友问他:“你想带怎样的博士生?”他答道:“我想带瞧不起博士的博士生。” 在他每年重复填写的表格中,陈丹青从来都拒绝填写“科研项目”,并在文章中公开咒骂:“'科研',一个外行词语,竟公然霸占着艺术学院的教学表格。这是对艺术的轻蔑,深刻的轻蔑!”2002年,学院发给教师每人一张“学术体系评价报告”调查问询表,陈丹青为此写了一份《个人意见书》。他写道: “只要出现‘量化’、‘管理’、‘科学’、‘科研’等等辞令,我就不会填写类似的表格,这类辞令与人文艺术及其相关教育无涉,在这些辞令构成的话语文本中,我们无法辨认人文艺术的规律与本质,因此,我不要进入这一‘话语圈套’。”
 
“艺术教学是非功利的,非程序性的,是具体而微、随时随地在每位学生、每个阶段,甚至每件作品中寻求当下的沟通、指涉、领悟,师生'双方'应以无休止的追问精神,探讨画布上、观念上、感觉上,直至心理上的种种问题。这样的教学难以体现在教案文本上,难以在工作总结中表述,在我奉命填写的所有表格中,完全无法体现我的教学思想与教学后果。”基于30多年的艺术实践和长期在域外的游学经历,陈丹青在辞职报告的附件《述职与感想》中这样写道。

所以,他从未按照学校指定的方式陈述自己的教学“成绩”,因为“那是对体制的确认,而不是对学术道德及其规律的确认。”他指出,今日教育体制的深层结构,即“学术行政化”,它所体现的“根本不是学术”,因为“学院教育不是对学生、对艺术负责,而是向上负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陈丹青一扇敞开的窗户早在1980年,陈丹青便以油画《西藏组画》蜚声海内外,成为中国油画界的巅峰人物。1982年初移居纽约。2000年作为清华大学特聘教授之一,回国定居。回国后,陈丹青以艺术家的身份频频介入公共事务,痛陈艺术院校外语考试的不合理:“大学生的中文能力已经非常可怕了,递上来提问题的纸条错别字连篇,文字不通,我们却要狠抓英文成绩。而且学生要盖那么多的图章才能报名,原单位证明,理论成绩,两封以上推荐信,要考政治、电脑和外语,其次才考画画。什么时候学艺术变得这么难了?”
 
陈丹青的象牙塔有一扇敞开的窗户,正对着我们充满混乱活力的现实。他从中选择了自己有把握去批评的愚蠢、有害并且要继续愚蠢和有害下去的现象,以严谨准确的表达,发起猛烈攻击。

陈丹青不习惯学生喊他老师。他和学生就像朋友,或者是艺术家之间亲热随便的关系,能一起吃饭聊天,仿佛他自己当年在中央美院读书时一样。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在身份、作品、角色、性格中,陈丹青仿佛有种双重性:一方面他是个低调的人;另一方面,他坦率、广泛地针对现实发言。

早在2000年,他就直指“中国美术界是行政美术界,中国当代美术史是行政美术史”;他也曾抨击过北京、上海的城市规划和建设,指出中国城市谈不上“建筑景观”,只有“行政景观”,反复追问城市建设与历史记忆的关系。接受媒体访谈时,他对社会转型期种种社会现象和话题,发出泼辣无忌的讽刺和调侃。

公众与媒体眼里,陈丹青仿佛一位“老愤青”。日常见到的他,聪明、幽默、儒雅、友善,把酒闲谈,爱开玩笑,跟他一起吃饭真是件有意思的事。但一谈到社会问题,又是个严峻的陈丹青,神色庄重,仿佛有层冬天的霜凝结,和他笔下的文字一样,坦率、直接、尖刻。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下乡当知青的经历,在纽约“洋插队”的生活,对陈丹青影响深刻。在国外,陈丹青注意到中美艺术家们在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上的深刻差异:“美国艺术家都是个体户,自己选择自己承担,不靠国家,不靠单位。另一方面,人人都为自己负责,国家社会是你的,你得有个态度。”陈丹青说,“你说我是艺术家,是知识分子,我都不乐意,不承认。”“不要上角色的当,不要上专业的当。不要真的以为自己是个艺术家,是个知识分子。”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在纽约18年,陈丹青心甘情愿边缘化。“我喜欢看看热闹,但不凑热闹”,因为他“讨厌任何被称为主流的事物”。命运弄人,当陈丹青作为著名“海归”受聘清华,也成了中国的准“主流”。

回国之初,陈丹青的愿望是:带几个好学生,把外面的眼界告诉学生。“真是自作多情!”他自嘲被现实击碎的梦。在他眼里,人比艺术重要,学生比学校重要,学生是学校的生命,可是他看见在今天的学院里“学生最次要”。他说:“我有什么好愤怒的?我的情况已经很好了,我是为年轻人的处境愤怒啊!”

面对种种社会现象,说,还是不说?在什么时候说?说了对自己有什么不利的影响?在很多时候容易成为知识分子的一个心病。在别人看来,身为清华教授,拿着不低的薪水,工作也不算劳累,更受人尊敬。但是陈丹青说:“每次开会坐下来,我都想,算了,今天不说了,可是忽然就已经说出口来。”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除了美术,陈丹青还观察着教育、音乐、建筑、影像等领域,五年来他结集出版的四本书,都是观察与关注的结果。陈丹青兴趣广泛,他喜欢看电视剧、听流行音乐、看美男美女、和朋友喝酒聊天。他喜欢一切有趣的事情,在一切事情中看出有趣。他说:“站在马路边看人就很有趣。”

对中国社会的进程,他说:“现代化过程是三个层次,一是器物、一是制度、一是文化。由于“器物”层面的超速现代化,制度、文化的滞后日益凸显。”说到这些,陈丹青的脸色陡然庄重。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画家:陈丹青为何〖退步〗 - 石墨閣 - 石墨閣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