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wd1950的博客

让我们一起守望幸福

 
 
 

日志

 
 
关于我

读了书,学到了知识,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做过工,懂得了劳动的光荣。当过芝麻绿豆官,了解了权力的重要,下过海,才知道创业的甘辛,同时也收获了成功的喜悦。我最欣赏和敬佩那些依靠自己的努力取得成功的人,最看不起那些依靠不正当手段钻营取巧而取得“成功”的人。我最敬重那些有真才实学的人,最鄙视那些满嘴空话,不学无术的人。闲来无事,喜欢上网,看看新闻,会会博友和Q友,交流一下情感和对人生的感悟。网上交友已成为我人生一件不可或缺的最重要的亊情。在此,谨向博友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和诚挚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古典诗歌发展的基本艺术规律  

2014-03-04 11:19:36|  分类: 学习与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典诗歌发展的基本艺术规律 - 石墨閣 - 石墨閣
 
中国古代诗歌,一般称作旧诗,是指用文言文和传统格律创作的诗,广义的中国古代诗歌,可以包括各种中国古代的韵文如赋、词、曲等,狭义则仅包括古体诗和近体诗。是人类许多民族在语言的发展中产生的一种文化表现形式,古代诗歌多是文人墨客,通过诗歌写作吟唱表现心中的思绪。

古典诗歌发展的基本艺术规律 - 石墨閣 - 石墨閣
 
古典诗歌发展的基本艺术规律

编辑/雨浓 

顺序总结 诗经——楚辞——乐府——赋——辞——唐诗——宋词——元曲

古典诗歌发展的基本艺术规律 - 石墨閣 - 石墨閣
 
 中国古典诗歌的形式、发展,规律。
  
第一,古典诗歌发展的历史表明,每一种诗歌形式最初总是来自民间。诗歌来自民间,和音乐(歌唱)密切有关。《诗经》里的《国风》、《楚辞》里的《九歌》都是民歌,五、七言诗最早的是汉乐府民歌。敦煌曲子词也是民歌,后来文人起而仿效,导致了词这种诗歌形式的正式产生。至于曲,也同样起源于民歌。 
 
古典诗歌发展的基本艺术规律 - 石墨閣 - 石墨閣
 
第二,诗歌与音乐的关系问题。吴梅说:“一代之文,每与一代之乐相表里。其制度虽定于瞽宗,而风尚实成于社会。天然之文,反胜于乐官之造作。

诗歌与音乐的关系阐明。诗歌和音乐,开头总是密切结合的,后来文人起而创作,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总的讲诗歌与音乐总是有分有合,说它们分开了才能发展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而一个总的趋向是,越到后来,诗歌与音乐结合得越紧。现在有一种比较流行的说法,说诗歌与音乐结合就不能大发展,一定要到文人手里,诗歌和音乐分家,才能大发展。这种说法太绝对化了,我们认为还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就唐诗而言,大多数是与音乐脱离,独立成为一种诗体,而获得重大发展的。但我们不能以此去套一切诗歌形式的发展情况。以词而论,起初和音乐是结合的,到了宋代,词和音乐也并未脱离。有人说词这种形式发展到苏轼手里,与音乐脱离了;苏轼冲破了音乐、格律的束缚,于是词就发展了。这是拿唐诗发展的情况来套宋词的发展,是不符合词史的实际的。
 
古典诗歌发展的基本艺术规律 - 石墨閣 - 石墨閣
 
第三,格律和诗歌的关系。中国古典诗歌讲究格律,或曰声律,有的能唱;有的虽不能唱,但也有相当丰富的音乐性,有节奏,有腔调,可以吟诵。古典诗歌发展的历史证明:越到后来,诗歌的格律就越严格,越细密。近体诗比古体诗严,词更严。词有八、九百个调子,两千个“又一体”,每个调子都有一定的格律,一定的字数,押韵、对偶都有严格的规定。有人说,格律一严,就会限制诗歌的发展。这种说法,就中国古典诗歌的发展情况来看,值得商榷。杜甫的七言律诗格律最严谨、最周密,简直无人超过,其内容的博大,感情的深厚,诗歌内部的变化也是无人超过的。杜甫的七律不仅是唐人第一,也是自唐至清所有诗人当中的第一。这就说明,讲究格律的诗歌的内容、思想感情的表达并不矛盾。明人李梦阳说:“唐法律甚严惟杜,变化莫测亦惟杜。”这是很有道理的。
  
古典诗歌发展的基本艺术规律 - 石墨閣 - 石墨閣
 
第四,内容和形式密切结合,形式越到后来越复杂多样,是综合性的发展,综合起来成为一种新的形式。事物发展的规律就是这样:否定之否定,有所扬弃,有所继承,继承综合而又有创造,越到后来越发展。我认为词、曲的长短句,以五、七言和四、六言为基本句式,平仄和谐,节奏分明,长短交错,低昂相间,参差中见整齐,整齐中见参差,实在是一种比较完善的形式。
  
古典诗歌发展的基本艺术规律 - 石墨閣 - 石墨閣
 
第五,从语言看,越到后来口语化的东西越多,发展到曲,更以大量使用口语为本色。 
 
第六,古典诗歌越发展,每种诗歌形式的个性特点就越突出。四言诗和五、七言诗当然有它们的个性,但发展到词、曲,这种个性就更加明显了,词、曲和诗有区别,词和曲又有区别。当然它们之间还有共同性。词如果没有个性,曲如果没有个性,就不能在诗的基础上获得进一步的发展。这一点,前人在诗话、词话、曲话里谈得很多。  

我们知道,美是自由的象征;而旧体诗最大的弊端就是对表达自由的束缚,这种束缚与它在形式上对韵脚的讲究有很大关联。按照古典诗词的格律,在词尾只能出现与前面诗句相押的字词,再者,每个韵所拥有的字多者几十个,少者才十几个,势必造成很多重复的现象。于是,由字词的重复带来的意境之陈旧、诗意之贫乏也就不可避免。一个人在背诵过几十首或几百首古典诗词以后,便拥有了“诗歌写作”的“资本”,可以像玩积木似地随意编排字词和搭配句子,拼凑出讲究韵脚、合乎平仄的“诗”来。可是,在这样的“诗”中,人为的节律往往破坏了自然的节奏,其后果就是诗意的流失。“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凑”,这句近乎调侃的俗语实际透露的,也就是中国旧体格律诗所陷入的困境。

古典诗歌发展的基本艺术规律 - 石墨閣 - 石墨閣
 
  现代情感的塑造“思想”与“现实”产生距离

对古人和今人来说,由于通讯、交通的巨大差异,感受天壤之别。现代社会,凭借着高科技和现代化手段,人们之间的联络、交流愈加方便,“日行万里”也只需短短几个小时,“离别”与“相思”已悄然遁形。对现代人来说,我们已体会不到“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的意境。

古代社会,通讯不便,交通阻塞,恋人之间的一次离别,常常意味着多月乃至数年的音讯中断。时空无情,给爱情带来了无奈,也给爱情宝贵的馈赠。爱情因离别而更加浓烈,因相思而愈加纯真。“思想”与“现实”,不但考验着爱情,也塑造着爱情。

【宋】柳永《雨霖铃》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现代社会,通讯发达,交通便捷,年轻人谈恋爱,现代化手段“全副武装”,电话、短信、QQ、Msn、E-mail,甚至还有GPS,无论身处何地,似乎就在眼前,有一句广告词就叫“随时随地,我们就在一起”。恋人见面,无论千山万水,公路、铁路、航空……天涯宛若咫尺。然而,耐人寻味的是,我们的爱情味道却越来越淡了。

魏琳和蒋玉是一对恋人,大学毕业后,一个在南京,一个在北京。他们连上班时间都泡在网络视频上,除了睡觉,几乎每时每刻“在一起”。想见面了,坐个高速、动车,或者搭个飞机,就去了对方的城市。“但渐渐地,我发现,自己想跟他说的话越来越少,因为他几乎全天候参与我的生活,我已无话可说,有段时间,我们似乎要分手了。”魏玲说。终于有一天,她和男友约定:少发短信,屏蔽网络,每隔一周用钢笔写一封信寄给对方。距离产生美感,产生吸引力,两人的感情反而浓烈了。

【宋】陆游《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这是一曲爱情绝唱。生离死别,却酿造了空前绝后的爱情。对今天的年轻人来说,时空闭塞已经成为永远的过去,这样的悲剧再也不会发生了。不过,因为没有了“离别”,我们似乎已不会“相思”。我们的爱情常常夭折于苛求吵架、移情别恋等自身因素,它更像一顿快餐,而不是那种欲爱不能的执著,“爱情”的碎片满天飞,却缺少了悲剧的力量。也许,仰望古典星空,能给爱情增添更加深沉的意境。

在古代社会,时空闭塞常常阻隔着爱人、亲人、友人的相聚,带着太多的无奈,而恰恰是时间和距离,酝酿出更加浓烈醇厚的感情。

【唐】白居易《邯郸冬至夜思家》

  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家书意万重/复恐匆匆说不尽,行人临发又开封。

现代社会,时空阻隔已经不可能了,连地球也成了“村庄”。不过,从文化审美上来说,这其实也构成了一种消解。“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这样的情景已不会发生了,对我们来说,坐两个小时高铁回到家里,也许并不是因为思念父母,而是为了在家的氛围中排解日常生活的压力或者压抑。

【唐】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在古代,时空阻隔,却把友情塑造得如此醇厚!关山重重,千里迢迢,“比邻”只能依靠浓烈的感情,它经得起时间、空间的考验,愈漫长则愈浓烈。而在现代社会,朋友之间即使身处同一座城市,却有可能越来越生疏。李薇大学毕业5年了,她的大学同学大多留在南京,大家整天都呆在“同学网”上。只是5年来,大多数同学再也没有见过面。夜深人静的时候,李薇常常想,为什么当年朝夕相处的同学,尽管在同一座城市,却反而没有见面的冲动呢!

古典诗歌发展的基本艺术规律 - 石墨閣 - 石墨閣
 
  追逐物质,物欲膨胀已经让诗意离我们远去

无论是爱情、亲情还是友情,还是普通的人际关系,乃至个体的价值追求,都需要一定的物质载体,这是一种相互依赖的关系,审视古今,这种关系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耐人寻味。现代社会的一个突出问题是,物欲膨胀已经让诗意离我们远去,人们的精神追求为物欲所累,日渐异化。

【唐】王维《红豆》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宋】李清照《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古代社会,物质贫乏,但爱情的载体,往往更富诗意,锦瑟、玉簟、锦书、红豆、扁舟……这些都成了爱情的见证。现代社会,物质丰富,虽然这是爱情的基础和保障,但物欲过度膨胀,很多人把爱情完全寄托在金钱上,锦衣、玉食、豪宅、香车……一句“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也不愿一起骑着自行车笑”竟成为堂而皇之的“爱情宣言”。愈演愈烈的相亲类节目,可以折射如今的爱情观:男男女女都贴上了标签,上面填满了各种“参数”,包括家庭、工作、学历、收入、职位、关系、房子、车子……完全是一份详尽的“商品标签”,它集中反映出现代人对待爱情的市侩心理。对比古代社会的“纯粹”,现代人真应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了。

【唐】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唐】王昌龄《芙蓉楼送辛渐》

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每逢节假日,我们还时时引用这些古诗,然而,现在的我们到哪里去寻找这样的意境呢?现代社会,物欲膨胀,亲情常常被无情瓦解,媒体时时可见这样的报道:兄弟姐妹、父子母女之间,为了一点家产、一套房子,拳脚相向,反目成仇。

【唐】孟郊《游子吟》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那浓浓的亲情,就融化在一针一线中。在现代社会,衣服早已实现了机器大生产,款式花样更是层出不穷,新衣当然不需要母亲亲手做了,很多学生放完假返校,往往会盯着父母把学费、生活费打到“卡”上,亲情似乎不知不觉间消解在看不见、摸不着的电子流程上。

【唐】李白《赠汪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这“踏歌”声,千百年来,成为友情的生动写照。古代社会,娱乐条件简陋,但友人送别却更加深情。在现代社会,友人送别,往往在饭店中胡吃海喝一通,然后钻进卡拉OK厅,在工业化流程中吼上一通。朋友李明从事商业,在生意场上左右逢源,他有很多朋友,每次迎来送往都是吃喝玩乐,“消费场所一次比一次高档,而感情却似乎越来越贫乏。”李明深有感触地说。在物质主导一切的现代社会,很多人为了物质利益甚至于不择手段,人与人之间更是忙于攀比,车子、房子、位子、票子……欲望填满了一切空间,“诗意”已离我们远去。

【唐】王维《渭城曲》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一杯淡酒、一支新柳,感情尽在不言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单纯而真诚,仰望古典的诗意星空,我们该有着怎样的感慨?

疏离自然,高尚蕴藉的人生境界离我们远了

古代社会,人们更加强调与自然的协调与互动,在自然观照下,情感世界更加蕴藉,人生境界更加高尚。而现代社会,我们日渐疏离自然,与这些已经越来越远。

【宋】欧阳修《生查子》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日暮黄昏,这一周而复始的自然现象,在古典爱情中,被赋予了令人感动不已的人伦韵味与温馨情怀,成为古人心中一个特定的情感音符和文化语码。而在现代社会,人与自然的距离正在变得遥远,在都市中,我们感觉黄昏的来临,往往只能依靠窗前昏黄的路灯,诗意就这样消失于滚滚红尘。

【唐】李白《静夜思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古人对亲人、对家乡的思念寄托在一轮明月上,“家园”在自然怀抱中摇曳生姿、生机盎然。如今,现代化已经让我们找不到故乡了。在城市的蜗居中,我们每天透过窗户看到的全是高楼大厦,在夜晚,我们看到的也是铺天盖地的霓虹灯,月光不是被尘雾所遮挡,便是被灯光所淹没,即使有一丝月光抛洒下来,又怎么可能穿透那层层叠叠的水泥森林,停留在你的床前呢?

【元】马致远《天净沙》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在南京新街口一家外企里,王楠和无数的都市白领一样,在25摄氏度的恒温办公室里,过着两头见不到阳光的日子。她的家乡在江西一个小山村,“小桥流水人家”只留在她童年的记忆中。她还记得,小时候常常和小伙伴们在溪水边追逐,在马头墙边捉迷藏,院子里长着各种各样的花草。然而,早在前几年,村里搞起了集中居住区,大家都住进了“鸽子笼”,“从此,我再也没有家乡了!”王楠调侃地苦笑。这样的感觉,大概也是很多现代人的共同感受,如今,要想享受“小桥流水人家”,只有住进别墅区隔靴搔痒般地“亲近自然”了,这是一种理想,还是一种不幸?

【晋】陶渊明《归田园居》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在古代社会,人与自然的距离非常近,人际交往、个人情操,往往寄托在自然之中,在自然的观照之下,感情更加真诚,境界更加高尚。“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这样的诗意,在现代化的今天,已经越来越遥远了。现代社会,环境污染加剧,都市更是把人与自然隔绝开来,我们只能借助于“乡村游”、“田园游”来亲近自然,只是,这样的“自然”已经打上了太多人工的烙印,而且,碌碌琐屑的我们只能作匆匆的停留,我们的身心能真正回归自然的怀抱吗?      记者 贾梦雨

古典诗歌发展的基本艺术规律 - 石墨閣 - 石墨閣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